同达赖接谈不可能没前提条件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朱维群 时间:2019-06-11
0 西藏 字号:A-A+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下载 (1).jpg

据报道,近日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访问了中国西藏自治区。很难搞清这位大使在西藏的真实感受。一方面,他积极评价西藏经济社会发展,赞扬拉萨“这个城市有着独特的历史、文化和宗教意义,沿着世界最高的铁路乘火车来这里旅行很棒,但我没有想到这个地方美得令人惊叹”——有意无意中,反驳了达赖集团关于青藏铁路破坏藏区环境的谎言;另一方面,他又重复美国政府反复弹唱的老调,“鼓励中国政府与达赖喇嘛或其代表进行实质性对话,不设前提条件地寻求解决分歧的方案”。

问题不仅在于布兰斯塔德大使干涉中国内政是错误的,还在于他自己对“不设前提条件地寻求解决分歧的方案”“实质性对话”搞懂了没有。

何为“不设前提条件”的对话

达赖集团本质上是一个以分裂祖国为宗旨的叛乱集团。早在1964年,中国国务院第151次会议通过的《关于撤销达赖职务的决定》就明确指出,“达赖在1959年发动叛国的反革命武装叛乱,逃往国外以后,组织流亡伪政府,公布伪宪法……并且积极组织和训练逃亡国外的残余叛乱武装骚扰祖国边境。这一切证明他早已自绝于祖国和人民,是一个死心塌地为帝国主义和外国反动派作工具的叛国分子”。对达赖的这个政治结论,中国政府从来没有改变过。

十四世达赖又是一个经历史定制和宗教仪轨产生、经当时中央政府批准认定的活佛,在宗教上有一定地位。为了给他一个改正的机会,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中央对他开展争取工作,希望他改正错误,回到爱国主义正确立场上来。其中从2002年至2010年派员同达赖的私人代表进行了10次接触商谈。但是达赖完全违背中央的善意和挽救,不仅顽固坚持其“西藏独立”“半独立”“变相独立”的分裂主义政治纲领,而且利用他那个集团制造了拉萨1989年3月、2008年3月等多次大规模打砸抢烧暴力事件。1995年,中央针对达赖几十年来的分裂破坏活动,给达赖又一个定性:“图谋西藏独立的分裂主义政治集团的总头子,sbf胜博发娱乐反华势力的忠实工具,在西藏制造社会动乱的总根源,阻挠藏传佛教建立正常秩序的最大障碍。”

本着教育、挽救的原则,中央并没有关上同达赖接触商谈的大门,但是这种接触商谈是有前提条件的。

第一,必须明确接触商谈在性质上不是中国中央政府与什么西藏“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会谈,不是什么“藏汉会谈”“藏中会谈”。达赖分裂主义政治集团没有任何合法性,没有任何同中央的代表“对话”的资格。说到底,接触商谈就是中央派员同达赖的私人代表谈话,进行教导、规劝、训责。如果没有这个前提,达赖集团就获得同中央政府平起平坐的权利,其伪政府就获得事实上的“合法性”,其分裂中国的政治纲领就变成可以讨论的对象。

第二,必须明确接触商谈要谈的只能是达赖必须承认西藏自古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放弃“西藏独立”的一切图谋,停止一切分裂破坏活动,以及承认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此前提下,中央可以考虑达赖再加上他身边一些人的个人前途问题。如果没有这个前提,达赖集团的什么“高度自治大藏区”问题,什么“六百万藏人的前途问题”就都成为可以讨论的东西,接触商谈就成为“西藏主权归属”的讨价还价。

以上两项前提,一言以蔽之,就是:不存在“西藏问题”,只存在“达赖问题”。达赖私人代表不是声称要谈“宪法框架内解决问题”吗?国务院1964年全体会议决议已经指明了这个集团的叛国性质,这就是宪法框架内的结论。达赖集团根本没有资格同中央讨论任何西藏事务,这个集团的存在本身就是违反宪法的,只有解散伪政府、伪议会,废止伪宪法,然后才有资格谈及宪法。

由于错误估计形势,达赖集团于1993年、2008年两次宣布不再与中央“接谈”。但当前这个集团内外一片混乱,而接触商谈已经8年没有安排,“流亡政府”心情沮丧而急迫。据该集团媒体报道,5月15日“藏中和谈筹备小组”在其头目指导下又攒聚一隅,研究如何加快实现“藏人行政中央”与中国进行对话。笔者愿意告诉他们一个最简单的办法,这个“藏人行政中央”自我解散,达赖与中央的关系马上就能改善。

何为“实质性”问题

布兰斯塔德大使建议中国政府同达赖进行“实质性”对话,但不知是由于不了解情况还是不便于启齿,同他的政府一样,再次回避了在其看来什么才是“实质性问题”,也就是接谈到底该谈些什么才有意义。

好在达赖集团手里倒有个清单。根据1987年达赖在美国众议院人权小组会议上提出的“五点和平计划”和1988年在欧洲议会散布的“七点新建议”,达赖所要求解决的“实质性”问题至少包括:不承认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把西藏定性为一个被中国占领的“国家”;要求把达赖的统治区域扩大到历史上根本不存在的“全藏地”,也就是包括整个西藏、青海,以及四川两个自治州,云南和甘肃各一个自治州,统统交由达赖统治,总面积占中国国土面积的四分之一;要求在“全藏地”实行“高度自治”,举凡政治、经济、文化、人口、教育、语言、环保、宗教各个领域,统统由达赖管;要求解放军从“全藏地”全部撤走,通过“sbf胜博发娱乐谈判”把“全藏地”搞成一个“sbf胜博发娱乐和平区”,交给西方国家支配;要求“移民入藏的汉民回到中国”,也就是要在“全藏地”推行种族清洗。

在这一套“实质性”提议遭到中国政府严厉批驳后,2008年达赖一伙又炮制出一份《为全体藏人获得真正自治的备忘录》。这份备忘录对上述“实质性”要求没有做任何修改,相反却自称“西藏流亡政府”是世界上所有藏人的“代表”,应当享有同中国政府平起平坐的地位,为此还提出由达赖派人同中央政府共同组成班子,对中国宪法进行“修改”。

如果中国政府听从美国大使先生所劝,同意把这些“实质性”问题摆到“不设前提条件”的谈话桌面上来,这个场面是更像一个主权国家政府对违法分子进行法律宣示呢,还是更像前者对后者的“投降”呢?如果有人劝大使先生代表美国去进行这样一场“实质性”谈判,你是接受还是不接受呢?

中国政府对同达赖私人代表的接触是严肃认真的,对达赖所提出的要求是非常实质性的。如果美国政府坚持认为只有满足达赖的上述要求才算是“实质性”对话,那么就请继续等待吧。

西藏不怕人看

布兰斯塔德大使此次访问西藏,会见了自治区和拉萨市主要负责人,参访了当地社区、教育文化机构及宗教场所,这些至少增进了他对西藏的了解。相信在他今后履职中,此行的印象不可能不对他的思考与判断产生影响。

和平解放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西藏的经济社会发展突飞猛进,民生日益改善,环境更加优美,经常听到西藏老百姓一句话:连我们自己也不能不钦佩自己。笔者以为,可以也应当创造条件让更多外国人来西藏看一看,鼓励他们用自己的眼睛得出自己的结论。西藏的大门对外国人一直是开放的,只是在达赖集团制造事端的特殊条件下,一定时期内会加强管理措施,但随后又会扩大开放。西藏的门开多大,说到底,要从西藏稳定、发展的需要出发。我们当然希望更多的外国朋友了解西藏,也希望外国媒体多说我们的好话,但是,好话多说几句、少说几句毕竟是次要的,就像坏话多说几句、少说几句不要太当真一样,最重要的是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不受损失。(作者是中央统战部原常务副部长,十二届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

本文链接:/html/societies/info_32070.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看完这篇文章心情如何

头条

秘档曝光美国在阿根廷“黑历史”

秘档曝光美国在阿根廷“黑历史”
阿根廷是“秃鹰计划”的行动中心。这是美国发起组织的一个独裁联盟,包括阿根廷、玻利维亚、巴[详细]

胜博发国际娱乐

评论排行